即時中港搬家:
中港搬家

合肥警方偵辦的首個“套路貸”黑社會組織案二審宣判

2020年11月18日 20:24     來源: 中國長安網    作者: 孫天藝 汪濤   
中國長安網 · 孫天藝 汪濤  |  2020-11-18 20:24

  中國長安網合肥11月17日電 備受關注的合肥警方偵辦的首個“套路貸”黑社會組織案今天二審宣判。經過公開開庭審理並啓動非法證據排除程序,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堅持最嚴格的證據認定,從存疑有利於被告人的原則考量,排除了部分證據,對一審判決作出部分改判。其中,將該涉黑組織首犯徐維琴的有期徒刑二十五年改判為二十年;將一審認定為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邵柏春改為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有期徒刑也相應從二十年改判為十七年;因在接受委託代理“套路貸”虛假訴訟中存在詐騙行為,律師呂先三犯詐騙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其他人員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至二年七個月不等。追繳被告人徐維琴、邵柏春違法所得三千八百餘萬元,以及其他人員的違法所得。

  自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至2009年間,徐維琴、邵柏春夫婦通過經營歌舞廳、夜總會、賓館、網吧、銷售假煙、容留賣淫等積累了一定的資本。2010年起,二人開始涉足放貸活動,2012年8月成立啓博公司,籠絡親友和社會閒散人員,通過“套路貸”手段多次騙取、強取借款人錢財,逐漸形成了以徐維琴為組織者、領導者,邵柏春、梅泉、張永芬、王仁芳、袁德四、經根德為參加者的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該組織以啓博公司為依託,徐維琴為公司實際控制人,對放貸活動決策、指揮,組織、領導各成員以各種套路手段實施虛增債務和非法索債等活動,干擾、破壞了公司和企業的正常生產、經營和工作秩序,干擾、破壞了他人正常生產、生活,多次以虛假事實提起訴訟,損害了司法公信力,在一定區域、行業內形成重大影響,嚴重破壞了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該組織在成立前後,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獲取了鉅額經濟利益,其中通過“套路貸”手段騙取、強取借款人錢財計7300餘萬元,其中實際獲利3800餘萬元,獲取的經濟利益除持續用於放貸,還用於支付組織成員的報酬,維繫該組織的運行和發展。

  2018年2月1日,徐維琴被合肥市公安局刑事拘留,該“套路貸”涉黑組織走向覆滅。2019年10月31日,合肥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後,徐維琴、邵柏春等17人不服判決提起上訴。安徽高院高度重視此案,二審開庭前,組織檢辯雙方舉行了兩天的庭前會議,充分了解情況、聽取意見;在為期6天的公開開庭審理中,法庭依法先行啓動了非法證據排除程序,通知有關偵查人員出庭説明情況,整個庭審過程嚴格遵循法定程序進行,充分保障各項訴訟權利行使。

  針對上訴人的上訴理由及各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二審判決進行了充分明法釋理。二審中對邵柏春的部分供述,認定屬於依據現有證據不能排除以非法方法收集證據的情形,故依法予以排除。在聽取了偵查人員到庭説明情況後,法庭對偵查人員於2018年4月10日及之後供述收集的合法性沒有疑問,並予以採信。

二審宣判現場 王思民攝

  對呂先三是否構成犯罪是本案的一大焦點。一審判決對指控被告人呂先三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不予支持,認為呂先三僅參與了針對李某建和廣齊公司實施的詐騙,現有證據尚不足以證實其知道或應當知道徐維琴等是以實施違法犯罪為基本活動內容的組織、進而自願加入並接受徐維琴的領導和管理,故以呂先三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十五萬元。二審中,安徽省高級人民法院對呂先三在本案中的主要行為及性質依法進行嚴格認定,僅以呂先三在代理邵柏春、王仁芳分別起訴李某建及廣齊公司兩個300萬元之前,明知廣齊公司已代李某建歸還了其中的一筆300萬元,仍幫助徐維琴、邵柏春出謀劃策,提議讓李某建出具了兩個情況説明,其中的一個情況説明明顯與事實不符,認定呂先三參與幫助詐騙了其中的一筆300萬元,且所執行的100萬元不能確認系呂先三參與詐騙300萬元中的執行到位款,從存疑有利於被告人的原則考量,認定呂先三參與詐騙300萬元系未遂。在以竇昌明、邵柏春名義分別起訴李某建400萬元及1000萬元的訴訟中,呂先三雖明知系虛假訴訟仍予代理,但沒有參與組織、策劃、指揮虛假訴訟,僅接受委託作為訴訟代理人代理訴訟,可不以犯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最終,二審改判呂先三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

  二審判決還就案件管轄、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認定等問題進行了充分闡釋。



觸屏版 | PC版

© 中國警察網